掌柜配资:“中国第一高楼”烂尾:武汉之巅缩水一百多米后停工
配资开户
壹点顺配资炒股配资公司代理配资公司资质配资15杠杆
高度
2020-06-11

“缩水”的样本

武汉绿地:“中国第一高楼”停工风波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苏杰德

发于2019.12.16总第928期《中国新闻周刊》

一条满是锈迹的钢铁横梁,悬在475米高的武汉绿地中心大楼楼顶,这里是武汉之巅。从这个高度俯瞰,长江自西向东穿过一座座大桥,整个武汉城尽收眼底。

资料图:建设中的武汉绿地中心。中新社记者张畅摄

不过,这个武汉之巅的处境最近却有些“尴尬”。一个月前,10月30日,承建方中建三局的一张“催款单”让其处于风口浪尖:“因业主欠付我司巨额工程进度款,已造成我司资金无******常周转,被迫即日起对项目实行全面停工。”中建三局所说的业主,是国内房地产龙头企业绿地集团

这个被催款的武汉绿地中心,身份很独特,它曾经有个代号叫武汉绿地636——摩天大楼的名字后面会配上建设高度的数字,这是其区别其他建筑的独特标签,这个最初的设计高度比中国第一、世界第三高楼——上海中心还高了4米,有意争夺“中国第一高楼”。

武汉绿地中心是国内摩天大楼“野蛮生长”年代的一个缩影。过去10年,各城市争相推出摩天大楼计划,设计高度不断刷新。武汉绿地636之后,还有苏州中南729、长沙远大838等。

不过,这些宏伟的计划由于成本高昂,很多只留在了过往的文字报道中。武汉绿地中心,是近年来国内摩天大楼“缩水”的样本。去年,武汉绿地中心高度因为民用航空安全问题,最终高度被划定在475米。从那时起,国内摩天大楼建设高度不能高于500米成为一条看不见的“红线”。

停工风波

中建三局发出的这份催款单,很快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引起极大关注。

“欠款方”绿地集团堪称超高层爱好者,2005年建成其首座超高层——南京紫峰大厦后,先后在郑州、西安、广州等地攻城掠地。其中,武汉绿地中心可以说是绿地集团超高层事业的巅峰之作。这座摩天大厦坐落在武昌区和平大道上,距离长江大约200米,由曾主持设计迪拜塔等多个世界著名超高层的建筑设计团队设计打造,预计总投资300亿元,规划设计高度636米,目标直指中国第一。

中建三局是中国建筑的全资子公司,总部位于武汉,先后参与了上海环球中心、北京中国尊、天津117大厦等二十多个城市的第一高楼建设。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优质超高层施工方,中建三局担任了武汉绿地中心的施工总承包方。

这次停工风波,将两家国内超高层建设领域佼佼者的“矛盾”摆上了桌面。业内人士介绍,施工方不愿意再垫资背后,是因为武汉绿地中心的建成时间不断延期,拉高了施工方的成本。

中天建设集团华南集团总工程师彭建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超高层建设,业主一般会按照节点付款,比如,在某个进度节点,业主支付进度款的70%,剩下的30%由施工方承担。如果业主没有按节点付款,施工方垫资额度太大,会影响公司利润。

2010年,绿地集团耗资约54亿元拍得武昌滨江地块,至今已经有近10年的时间,时任绿地集团武汉房地产事业部总经理李明201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项目预计在2016年实现工程主体结构封顶。但是,直到今年1月,武汉绿地中心才实现主体结构封顶,比预想的晚了三年。

虽然建设周期增长,但武汉绿地中心的“个子”却变矮了,建筑规划高度从636米削减到475米。

一位曾经在绿地集团工作过的律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武汉绿地中心项目其实早就面临不确定性,两年前就已经显露了端倪。

2017年新年后,武汉绿地限高风声渐起。几个月后,当武汉绿地中心建设高度接近500米的时候,建设停滞了下来。7月,武汉市城管委下发督办函,要求暂停项目建设,按照航行评估结果要求对施工塔吊等相关设施进行整改,务必使其高度不得超过500米。

接近武汉绿地中心的张良(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那一年高度未确定的时候,绿地集团很着急,想办法协商这个事情,一次又一次向相关部门写报告。”

不过,绿地集团的努力并没有改变被限高的命运。对于限高的具体依据,直到一年后才正式给出。2018年7月,武汉市国土规划局做出统一回复,依据民航中南局2015年出台的《民航中南地区民用机场净空航行评估管理办法》,该办法明确:机场净空保护区域包括“机场障碍物限制面”及“机场航行服务程序保护区”,其中“机场航行服务程序保护区”是以机场基准点为圆心,半径55公里范围构成的区域。按其管控要求,武汉天河机场净空保护区域基本覆盖武汉全市域范围。

大楼限高的“靴子”落地之后,武汉绿地中心的规划需要重新更改,原本的顶部设计也从火箭式的“尖头”削成了“平头”。

文章推荐: